《中国企业家》披露:腾讯国际化全局
Print E-mail
业内动态
Article Index
《中国企业家》披露:腾讯国际化全局
Page 2
Page 3
All Pages

【《中国企业家》杂志】据说,因为嫌热天蚊子多,腾讯公司董事长马化腾干脆买下了自家深圳别墅门外的湖,填平了给邻居们盖花园。

如今的腾讯,坐拥4.48亿活跃用户,手握116.953亿元人民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市值论仅次于Google和亚马逊,但在花钱上远不像马化腾自己花钱那样爽快。

“一个公司在中国已经占到这么大的市场份额了,你就是吃到撑死又能怎么样?”在互联网资深分析人士谢文看来,对于像腾讯这样的中国公司,海外市场才是更大的舞台。

不久前的4月12日,腾讯终于展示了一把自己大手笔的花钱艺术。这天,腾讯宣布,将向俄罗斯互联网公司DST(Digital Sky Technologies Limited)注资至3亿美元。所有投资将全部以现金支付。注资完成后,腾讯将持有DST约10.26%的经济权益和约0.51%的总投票权,并有权提名一位DST董事会观察员。

这并不是腾讯第一次进军海外的尝试,此前,腾讯已在美国、印度、越南、意大利布下据点,不过,此去俄罗斯,应是腾讯迄今为止,赌得最大的一次海外投资。

对于海外并购,腾讯一直讳莫如深。腾讯方面对此的解释是,还没有出成绩,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低调为好。

但,可别就此以为腾讯这只凶猛的企鹅一直是孤单出海、无依无靠,稍微探探头看向企鹅背后,你就能注意到Naspers这头南非大象在如影随形。容再提醒一句,Naspers这家低调而庞大的南非传媒巨头,通过其旗下的MIH拥有腾讯34.65%的股份。

作为一家在南非有95年历史的老牌传媒巨无霸,近几年间,Naspers在各新兴市场,特别是当地互联网市场上广泛布局,足迹从非洲大陆延伸至东西欧、俄罗斯、巴西、中国、乃至泰国。

可以说,在腾讯踏上国际化征程之前,Naspers就已经在为其铺就道路了。或者说,在Naspers新兴市场的这盘大棋当中,腾讯既是不可或缺的商业伙伴,也是最重要的一枚棋子。

俄罗斯:与竞购者联姻

两周之前,媒体刚放出风声,俄罗斯的DST与Prof-Media两家公司与腾讯一道进入ICQ竞购的最终回合。结果你死我活的竞争场面还没展开,这边厢腾讯与DST突然宣布联姻,成了利益共同体。如此一来,不论是DST还是腾讯胜出,对于这两家公司都有好处,且联姻既成,Prof-Media的胜算大大降低,ICQ收入DST-腾讯联盟囊中指日可待。

DST来头不小。这家俄罗斯(包括其它俄语地区)及东欧市场上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专注于互联网投资,如果把DST拥有股份的那些互联网公司的所有流量加起来,就占到了整个俄语互联网市场的70%。

2009年5月,DST豪掷2亿美元换得Facebook1.96%的股份,12月又投资1.8亿美元给社交游戏界老大Zynga(向Facebook和MySpace这样的公司提供游戏产品)。眼下,DST又向美国Groupon网站(美团网即为其中国仿版)注资1.35亿美元。

且慢,DST再好,审慎如马化腾也未必轻易出手3亿美元。但如果看到这场联姻背后的保人,腾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股东Naspers,一切都变成顺理成章。

Naspers与DST渊源不浅,这两家均为俄罗斯最大门户网站及邮箱服务提供者Mail.ru的投资人,2007年起Naspers拥有Mail.ru39%的股权,DST则是Mail.ru的大股东。

今年2月,俄罗斯商业时报Kommersant有报道称,Naspers与DST意在东欧市场上进一步加强合作,双方正筹划将Naspers在波兰拥有的网络社交平台Gadu-Gadu与DST持有75%股份的Nasza-Klasa.pl合并,将双方利益更为紧密的拴在一起。

而Naspers在东欧已经壮大到让德国和瑞士最大的两家媒体公司决定成立一个合资公司,集合各自优势资源来与Naspers抢占东欧市场份额的地步。

2009年末,美国著名互联网博客TechCrunch上就有作者Robin Wauter撰文透露,据内线称,南非公司Naspers有意收购ICQ。虽然Naspers事后矢口否认,但3个月后,与Naspers关系甚为密切的两个互联网公司进入ICQ最终轮角逐,并于随后联姻。

横看竖看,这都像是Naspers、腾讯和DST一步一步安排好的棋局。对于各自拥有强大的社会化网络平台的三方而言,醉翁之意也许本不在ICQ,而是一个横跨南非、东欧、俄罗斯、中国的社会化媒体联盟的雏形初现。

说回并购ICQ,这其中也许腾讯仍有自己的盘算,两条腿走路总是更为稳妥的选择。

“DST是一家仅作投资的公司,因此我仍然认为腾讯的胜算更大一些。美国在线应该会更看重实际经营互联网的公司,特别是腾讯也拥有自己的即时通讯软件”,Robin Wauter对《中国企业家》说,“对于一家没有国际即时通讯用户的互联网公司而言,ICQ有品牌、有市场、有用户基础,因此有着必然的吸引力。”

现在的ICQ早已失去往昔的头牌光环,但美国在线一直强调ICQ凭着广告和软件授权收入,还是利润颇丰。今年1月,ICQ有改头换面将自己升级为一个类似Twitter和Facebook集合版的新版本,只是在Robin看来,稍显太迟了一点。因此,对于腾讯而言,更为重要的不在于版本和概念,而是如何进入一个以德国、俄罗斯、以色列、乌克兰为主要构成的一亿用户市场,扎下根来。